有朋友問我,現在的反課綱活動要怎麼收尾,有沒有什麼建議?我自己是覺得,在林冠華同學犧牲之後,整個反課綱的活動忽然被注入了一股原來所看不到的生命力。

雖然課綱大改(微調)的過程充滿瑕疵,不過這對大多數的台灣人來說,是比較無感的。228我們小時候都沒教過,現在有興趣知道的也差不多都知道了。所以看起來好像很嚴重的課綱問題,其實是個nice to have。不是什麼必需品。多數一般人,應該會吃新舊並存這一套。有感的,是燒炭自殺的學生以身殉道,這才真正讓人熱血沸騰。不過在高中生稚嫩的操作之下,我看這位同學是白死了,不斷給最後通牒,結果什麼都沒有,連吳思華下台都沒有產生夠大的壓力。會產生什麼重要的成果才有鬼。本來要是學生把焦點放在為林冠華討公道上面,可能會真的可以完成些什麼。現在看起來,好像幾天後就沒有了。

這也不意外,這次活動主角是高中生,沒經驗被國民黨玩是必然的。我是覺得可以的話,弄個洪仲丘式的遊行,可能是最好的收場。主軸就在逼吳思華下台,至於撤回課綱,這件事情後續就丟給在野黨政治人物去收尾了。只要人夠多,對馬政府壓力就會大。因為部長不理不睬堅持提告才害死學生,這好人有了,壞人也有了。要讓大家出來為林冠華討公道是很有說服力的,就算只是追思跟紀念他,應該也可以找到不少人願意參加這樣的活動。

Posted by singlelo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