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近一年來,我為身體嚴重的水腫困擾了很久。去年六月,我得了嚴重的厥陰病。嘴巴忽然有酸味,即使是肚子餓也不太想吃東西。吃了一陣子烏梅丸,老師是說這看來是情志的問題。已經不屬於醫學的範疇了。

後來厥陰病的症狀,在吃了烏梅丸後有點改善,我卻開始莫名其妙的水腫。ㄧ開始是腳背腫,後來是整隻腳腫的硬梆梆,我ㄧ開始以為是歷節。吃點桂枝芍藥知母甘草湯就好。因為是腰以下腫的比較多,按照仲景的治病法則,腰以下腫,要利小便。

問了一下老師,我還會喘,ㄧ開始嘛,就想說吃點麻杏甘石湯就比較不會喘了,後來發現我好像一天要吃很多次,變成喘家了,就改吃桂枝朴杏湯,ㄧ樣身體腫,人會喘。

後來水腫蔓延,連陰囊都腫了,走路開始變得很困難。我開始會因為走路ㄧ直喘,然後會不小心就跌倒。跌倒了自己還站不起來。

這時候常常可以體會人情的冷暖,面對一個跌倒的人,常常會有好心的朋友攙扶我,看我喘的要死,也會有熱心的人問我還好嗎?

這時候我只好到哪裡都坐uber,司機很多都比計程車司機有耐心。而且會有很多人在上下車時協助你。計程車司機看來就比較在意怎麼快點接其他人賺錢。

高鐵的服務人員真是沒話說的好,我有時需要往返台北新竹,可以跟他們申請輪椅代步,會有人幫忙推我去車上,到站會有人推輪椅接我下車。

家人對我死不肯看西醫很頭痛,大家都要翻臉了。有一天我照了鏡子,發現連頭都腫的像豬頭一樣。濕氣篇水飲篇的藥比較不毒的大概也吃過一輪了。我那時就在友人推薦下,在竹北看一位氣功師父,段師父。

段師父發功時,身體明顯有氣的流動的感覺。我想,這個方法可能有效哦。就有一段時間,很認真的休息,也很認真的拜訪段師父。有一兩次,我有一種氣跟著小周天的循環路徑,在任督二脈繞一圈的身體感。

雖然看起來好像有進展,事實上照了鏡子,卻是一個更腫的豬頭。

在家人的壓力下,我開始看西醫,腎臟科醫生要我認真吃利尿劑,然後住院做腎臟的切片檢查。

住院期間,天天吃利尿劑,我體重下降到成年後最輕的水準,切片後,醫生告訴我,我的腎有很多地方壞了,看起來是以前有糖尿病造成的影響。接下來只能一直吃利尿劑,利尿劑會慢慢沒有效,那時候就要考慮洗腎了。

開什麼玩笑,誰要一直吃利尿劑吃到洗腎啊。出院後我開始尋求替代方案。

因為吃藥的部分我算是把症狀比較像的藥方都試過一輪了,連十棗湯我都吃過。感覺起來就是不對證。吃了就是都只有些微的改善。連陰囊腫大都退不了。走路走起來像是長芒果一樣。我開始覺得活著沒太大意思。我媽是一直要我自立自強啦。要我看西醫,跟醫生好好配合,會喘沒關係,表示運動做的不夠,要多走路。飯後百步走,活到九十九。筋很緊沒關係,多走路就會鬆開了,跌倒了也沒關係,要用自己的力量站起來。我這輩子應該沒有其他時候比此刻更討厭這種廢話。


創作者介紹

獨孤木 (林群森)- 亂七八糟的人生筆記

single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Landence Huang
  • 『道家要的,是一種心理探索的旅程,用一種鬆柔之心,好好地像母雞孵蛋般地,去「孵」自己的黑暗面,給它光、給它愛,一直剝落到原石中出現鑽石為止。』
    在這一部分的最後,JT說,如果要講到健康,不必修煉道家的喪我法等等。真小人的「自我」能夠作為他feeling tone4)的載具,自我支持靈魂深處的渴望,當「真小人」,就很健康了。


    我感覺上面那段話,會讓你產生壓力,不一定能幫助你,
    或許要補上這段話,會比較有幫助。